有形的纹身可以去掉,无形的“纹身”该怎样清理

广州拟出台规定:禁止给未成年人做整容和纹身。昨天,团市委社区与权益工作部部长彭岖透露,《广州市未成年人保护规定》(下简称《规定》)目前正在制订当中,已被列为2013年计划项目,拟于年内将《规定》(草案建议稿)报市人大常委会审议。(6月7日《广州日报》)

当纹身、染发等行为被成人们贴上不良少年的固化标签,狭隘地认知也就成为他们搪塞教育失败的有利借口。动辄上纲上线,随意归责,既有碍于教育平等对话的默契,也无益于规避青少年犯罪的动机,同时也让当地政府因陷入“头疼医头,脚疼医脚”的怪圈。

不可否认,一些失足青少年的确伴随着纹身、染发等显著特征,但反之,我们则不能把这些特征都归结为导致青少年犯罪的原因,而应该从深层次进行分析造成他们犯罪的主要原因。一般而言,在青少年“追逐个性、崇尚自由”的当前,纹身现象只是他们或许好奇心的一个方式,过分的解读和挖掘只是一种错误的教育方式。与其一棍子打死,把纹身现象归结于一些社会原因,不如从家庭、学校教育着手,找出导致青少年犯罪的根结。

著名精神分析学派的创始人弗洛伊德的犯罪心理学告诉我们,人的个性是在本我与超我的矛盾中形成,如果超我在一个人的个性中占了主导地位,而本我的要求受到过分压抑,这个人就会精神焦虑,并出现行为失范。从中我们也可以看到,严厉的抹杀孩子的个性不仅不利于他们走上正途,反而会激化家庭矛盾,影响他们的心理发育。

著名学者辜鸿铭直到清朝覆灭还留辫子。一次他走进北京大学课堂,学生们一片哄堂大笑。但辜鸿铭平静地说:“我头上的辫子是有形的,你们心中的辫子却是无形的。辫子是有形的,可以剪掉,然而诸位同学脑袋里的辫子,就不是那么好剪的” 。这侧故事也同样我们类推, 有形的“纹身”固然可以通过法律来进行删除,但青少年内心的无形的“纹身”往往停留在内心深处,而这也是造成他们迷失自我、走向犯罪的主要原因。

事实表明,青少年犯罪绝非是一种简单的社会现象。在预防青少年犯罪方面,不仅要通过法令限制来规范青少年的行为,预防他们的不良行为,同时更要从家庭和学校教育中找到症结,从心理上对他们进行疏导。唯有这样,才能够更好地预防青少年走向犯罪的道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