解码玉溪“医改账本”解决看病贵,不是钱多才能办(民生访谈)

“玉溪医改探索”,在全国来看,都是一个创新。为什么要对农民、尤其是患大病的农民给予特殊的关注?记者采访了玉溪市委书记孔祥庚。

记者:玉溪地处西部地区,为什么能对农民看病医疗支出增加财政投入?

孔祥庚:医改不仅是中国难题,也是世界难题,是经济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出现的综合性难题。云南虽然是边疆民族山区省份,但云南省委、省政府高度重视民生问题,要求玉溪在医保问题上做些探索。

我在玉溪当了近10年的市委书记,也一直想做这件事,因为良心上有四个方面对不起玉溪的老百姓:一是2002年我来玉溪任职时财政收入为106亿元,如今变成344亿元,但老百姓的收入没有与财政增长同步增长;二是玉溪这9年上缴中央财政1300亿元,但是山区老百姓和弱势群体的生活仍然很困难,小病拖成大病,大病拖成残废,残废导致全家贫困的现象突出;三是玉溪是“大财政、小支出”,财政总收入全省第二位、人均第一位,但财政支出却为第八位,主要是二次分配不合理;四是原来全市财政投入医疗费用支出为11.69亿元,但大约80%的支出是占20%的干部职工享受了,80%的农民只享受到20%的支出。

如果对老百姓有感情,应在财政上拿出一定的比例来给老百姓,把二次分配支出放在老百姓身上,否则收入差距会继续拉大。因此,医改问题不是有钱才能办、没钱不能办的问题,而是为民执政理念的问题。

记者:您曾经考察过神木“免费医疗”,您觉得什么补偿模式更适合玉溪?

孔祥庚:神木“免费医疗”出台后,我们去考察过。我们认真学习神木为民执政理念,结合玉溪实际,重点保障农民、老弱病残等社会弱势人群,是一种市县财政适度补偿的基本医疗。所谓适度补偿,就是补偿过高而财力不能持续支撑,过低解决不了农民的困难。我们反反复复算账,去年全市地方性财政支出160亿元,如果176万农民人均增加100元是1.76亿元,占全市财政支出的1.1%。如果各县区有财力还可以再增加一点。于是,出台了市县区适度提高农民基本医疗补偿政策。

这个政策实施的效果,出乎我的意料。缩小了分配差距,1.76亿元缩小了基尼系数0.012。2011年全市医疗卫生财政性支出共计13.9亿元,农民卫生财政性支出为5.6亿元,占40.3%,比医改前的20%提高了一倍;减少了约2万人因病致贫。去年大病救助共计7328人次得到补偿,按每个家庭3个人计算,避免了2万多人因病致贫、返贫;增加了农民的收入。全市新增农村财政性支出41731万元,相当于农民人均纯收入增加238元;维护了社会稳定,促进了民族和谐。

记者:您算的是一笔改革的经济社会“总账”,花小钱办大事。但如果要将制度坚持下去,要完善的事情恐怕还很多。

孔祥庚:对。这也是我们正在全力研究解决的重点。去年全市新农合基金结余8000多万元,这说明还有适当提高大病补偿标准的空间。如果今年大病补偿支出总额增加4000多万元,将会避免3—4万人走向贫困。支出方面刚才已经算过,全市如果每年在财政支出的总额中保持1.1%的比例,估计是可以长期持续下去的。

同时,我们正在机制、管理、费用监控等方面完善措施,千方百计调动医务人员、农民的积极性,建立农民健康档案。农村医生的水平要提高到一定程度,否则投了那么多钱也是白投。还应从制度上鼓励医生终生从事该行业,热爱该行业。因此,要提高医务人员待遇,从分配上让他们得到合理的收入。

这个制度刚刚开始实施,还在进行探索,大家担心的资金来源分担机制、人才队伍培养机制、资金的管理机制等仍需要进一步探索和完善。路确实还很长。

(本文来源:人民网-人民日报 )